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走进肥西 > 考古肥西 > 考证文献

南北朝时三河曾称“三汊河”

中国肥西门户网站发布日期:2005-12-06 17:10来源:肥西县人民政府 【字体:  

 

 

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三河镇在府南九十里,会庐江杭埠水舒城城下水桃溪水曰三汊河,胡三省所谓‘保三汊以利于入船也’”。

《嘉庆合肥县志》卷三在“三河”条下记曰:“:或劝梁韦睿保三汊,诚此地。”嘉庆和光绪两部《舒城县志》亦皆曰:“三河,县东六十里,亦名三汊河。”

合肥与舒城县志此说所本皆各注明系引自顾说,所据史实都是南北朝梁豫州刺韦睿攻合肥时事。此说过去似未得到正式承认和注意,现在让我们从史实本身来看看此说能否成立。

据《梁书》、《南史》及《资治通鉴》记载:梁天监二年(公元505元)韦睿任豫州刺史,领历阳太守。天监四年,韦睿攻北魏合肥。先是右军司马胡景略至合肥,久攻未克。韦睿到后,察看地形,筑一座堰坝,拦蓄肥水,准备灌合肥。“倾之堰成,舟舰俱至。”不料,“魏援将杨灵胤帅军五万奄至,”梁军形势危急。这时,“军监潘灵佑劝睿退还巢湖,诸将又请走保三汊。”韦睿不听,放水灌城,获得胜利。第二年迁豫州治于合肥。

根据史实,梁韦睿与北魏原以巢湖为界,在对方援军突至的情况下,以水军为主的梁军如果退军的话,只会退还巢湖或退到自己的根据地巢湖西、南岸边。三河在合肥南九十里,中隔巢湖,又有孤山作为门户,背后的梁军腹地,正是退可以守,进可以功的战略要地。诸将劝韦睿“走保三汊”即三河是有道理的。

今查,在梁军退军方向上,还有两个“三汊”,一处在“施口北,城东南三十余里,为肥水、店埠河合流处。”(《嘉庆合肥县志》卷三“三汊口” )另一处在今无为县东南,裕溪口与岔河汇合处。这两处会不会是“或劝韦睿走保三汊”之地呢?

我们认为,这两处都是不可能的。前者离合肥太近(仅“三十余里”),又无险可凭,谈不上“走保”;后者离合肥又太远(二、三百里,已近江边),梁军非战败,用不着一下跑那么远。

根据以上分析,南朝梁所称之“三汊河”即三河镇,是完全能够成立的。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