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走进肥西 > 考古肥西 > 考证文献

唐宋以后的“三河”及其得名辨考

中国肥西门户网站发布日期:2019-12-13 08:37来源:县政府信息中心 【字体:  

唐代史、志将鹊尾渚误指沿江,这与史实及地理实际情况自然矛盾。后世修史、志者对此,或附会;或回避;偶有辨证,亦未深究。

宋代情况,可以间接了解一点。宋王象之《舆地纪胜》和胡三省《通鉴注》曾说过:“鹊尾渚在舒城县。”说明当时三河还保留着古名。清《嘉庆合肥县志、古迹志》记载曰:“冲元观,在三河镇北岸,旧志:宋建。”“石佛寺,在三河镇南岸,有黄道日书:‘独笑不休’额。旧志:宋建。”1983年10月17日,我们到三河考察时,在三河一小操场发现两块残碑,是清道光元年和光绪十二年两次重修大王庙的记载。中有一段云:“盖闻三河北岸大王神庙,创自前宋,庙厅辉煌、香烟极盛。”这些记述告诉我们:宋代三河建有不少寺观。可以推测它当时是繁华的。

“三河”之名。首见于《大明一统志》十四卷“庐州府”:“三河,在府城南九十里,其源有三,合而为一,入巢湖。”

自此以后,三河记载渐多,并继续对其得名作出解释,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三河镇会庐江杭埠水、舒城城下水、桃溪水曰三汊河。《通志》:三河镇外环两岸,中峙三洲,而三水贯于其间,故曰三河。”后世典籍多采此说。如《古今地名大辞典》等。

雍正《合肥县志·山水志》:“三河外环两岸,中峙三洲,而三水贯其间,故曰三河。原在中洲墩土建石佛寺,门外旧系河口古渡,南有小楼,石墙外属舒城。”

嘉庆《合肥县志·山川志》:“三河,巴洋河、界河俱会与此”。

《中国名胜词典》“三河集”条则说:“丰乐河、杭埠河、中河三水流贯其间。”

今考:三河之水,主要是丰乐、杭埠二水在此汇合。丰乐河清代称界河,为合、舒二县分界,其源为六(安)、舒(城)肥(西)交界处的江淮分水岭南侧,过桃溪、丰乐镇至三河镇。旧志所谓“界河”“舒、六水”、“桃溪水”即此河。杭埠河源于舒城西南山区,向东北方向流贯舒城,在三河镇东南不远处的舒拐附近汇庐东马槽山水,至三河镇汇丰乐河,东流入巢湖。此水古曾称龙舒水、马洋河等,亦即旧志所称“舒城西山水。”《嘉庆合肥县志》记载:马槽山水在三河镇东南直接入丰乐河。可能古今水道不同,但此河远比丰乐、杭埠二河为小,只能算是二水交流。至于三河以下,《嘉庆合肥县志·山水志》云:“又东南十五里至南河镇,(按:今庐江南闸)又东五里至横沟,归巢湖。”(此河古今皆称“南河”)《嘉庆合肥县志·南乡图》标明“南河”当时属合肥(今属庐江县),又在其北画有“新河”(今仍名“新河”,为肥西庐江分界,三河之水由此入湖)。以此度之:古代三河之水源经南河入湖,但河道曲向南,不易泄洪,后开新河,河水直向东入湖。总之,三河镇主要是丰乐、杭埠两河在此交汇。街道主要分布在杭埠河口的南北两岸。(1969年三河大挖防空洞时,不少单位在地下数米深处发现古街道遗址,如青石街道。直立的锅灶等,地基不断加高,但仍在原址筑街、并未移迁)。从地形上看,“其源有三,合而为一。”“三水贯其间”以及后世对“三水”的解释,不仅诸多歧异,也与实地情形合不上。我们认为:三河之地,南北朝时即称“三汊河”(详见上文),古今二水交汇处常有“三汊河”之名,这符合三河实地情况,又符合地名规律。“三河”之名,系由“三汊河”演变而来。但“鹊渚”古名,实际上亦并存下来。只是唐宋以后史、志对前者记载较迟,对后者又未承认而已。

(原载《合肥春秋》1985年1期)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