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走进肥西 > 肥西文坛 > 派河文坛 > 文学

思之山口

中国肥西门户网站发布日期:2021-07-20 09:28来源:肥西报 【字体:  

站在紫蓬山巅,东望巢湖水,北望合肥城,西望大别山,南望,便是吴山口——一个拥有古街、古市、古圩堡风情别具的古村落,触目老树逢春,一派古风新韵。

今天看来,山口似乎有它的宿命,集山水之胜、聚人城之气、赋四方之能,它应当出名、出众、出彩,并能有吸引万千目光不一样的呈现。山口人,正在为这一历史的宿命作出现实的注脚。

历史为什么要现实去注脚?历史似乎不需要,只是现实需要,有时候也不尽然。历史的兴衰更替作为社会变化演进的人文表征并非都被保存、记录或以某些显形方式得以表达,它或如烟云散去,或以遗落残存,或如余辉褪尽,或成沧桑传说进入一些人的记忆中。吴山口亦真如此,说它起于明,兴于晚清,赖以一吴姓家族;说它昔日繁华,酒肆茶舍,引动南来北往;说它异路功名,筑墙建堡,小吴三衣锦还乡;说它是“小金斗”(合肥城旧称),商铺林立,梦回旧时光景……可是,这些像是远去的背影,人们更多的时候只是在对着那远去的背影追忆和想象。而它的现实真身是:一条东西而来弯曲狭窄的土街,相交于南北而去的宽直公路,然后抱路建房,合街成铺,四周无规则地散落些民居村舍,旧时风物无存,今日风光不显。山口,在平庸与萧条间偏隅山之南,这种或浓或淡的历史煙灭感似乎与它的“身份”并不相符,它需要一种表达,它要选择一个表达的现实路径并合乎它的身份。

人们往往在借鉴历史中获取教益,复述或复活一时一段历史借以满足和慰藉人的心理抑或某种意愿,人类在永远趋新的同时一直揣着一颗怀旧的心。山口人似乎明白这一道理,于是一群人怀着极大的热情,重返历史深处,搜寻那时的遗踪旧迹,拾取淡去的人事记忆。青砖、灰瓦、石板路,勾连旧日时光;板门、拱廊、回纹窗,浸染古色古香;戏台、圩堡、城门楼,感喟世事沧桑。从明清到民国,再到人民公社,年代的元素刻在了墙上门头,百代过客,物化了记忆成俗;从菩萨塘到瓦屋塘,顺着林下草间,信步清幽小道,百年老街,绕行于外,在这方水土上,无论你怎么行走,都绕不过山、离不开水、评不尽古、观不完今。来者、去者,他乡、故乡,这里,或许藏着所有人的乡愁。

至此,山口人并不认为已经完成了那个注脚,务实的他们通过复古,不光是为了释放些许物换星移的岁月情怀,而是要通过用古,换来为我所用、物我交融的生活期盼。能人回乡,故人归来,本土本业,坐地发财。这里有太多的典故、手艺、老店、民俗,或食、或饮、或陶、或木、或人物,这些落满岁月烟尘的东西,恰能给现代生活中的人一些精神调剂,因为它能带来穿越的体验和传统的回味。

当现实的光芒照进历史,能使历史的那些有趣部分变得鲜活起来,能让行将消逝的昔日余辉忽然间熠熠生光。山口,沐浴古风,洗礼今朝,恰逢其会而青春焕发,以其特有的深度和风度,古老而开放,朴厚而趋新,吸引八方来客,招来商家企业,他们必将带来文化,带来创意,带来资源、动能,带来生机、活力。引山之力,汇民之智,配置跨界资源,融合一二三产,带动百业兴旺,促进乡村振兴,水深则鱼聚,我们更厚望于广阔的田野。

走进老街,高墙深巷,古朴悠远,是我们改变了被时间改变了的过往;走出老街,田园牧歌,山水如初,是我们改变了被时代改变了的思想。今天我们看似改变的是山口村的风貌,实际上,我们试图改变的是山口人的命运。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