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走进肥西 > 肥西文坛 > 派河文坛 > 文学

淝河岸线好风光

陶余来

中国肥西门户网站发布日期:2020-11-16 10:20来源:肥西报 【字体:  

以合肥繁华大道南淝河大桥处为起点,以滨湖湿地公园主入口为终点,沿南淝河岸线行走——农林水务系统组织的2020年职工毅行比赛活动,线路设计远离尘嚣,引人入胜。

几辆大巴一大早把大家拉到起点——南淝河大桥下。大桥虽然再熟悉不过,可无数次都是从桥面经过,此刻置身大桥下面,举头仰视,南淝河大桥格外壮观。

作为外单位受邀嘉宾,我虽然也是“老合肥”,向来以为“家门口塘知道深浅”,但这条线路还是头一回走。心里感叹:毕竟是农林水务部门,“跑田埂”出身,地形地物门清啊。

南淝河大堤大大高于东面的南淝河水面和西面的湿地,给人固若金汤的安全感。面朝南行走其上,俯视两边,视觉开阔,神清气爽。

“有人钓鱼!”同伴眼尖,早发现了南淝河岸边一位面朝东的垂钓者。

南淝河岸边向来不乏垂钓者,但十几年前的南淝河,水黑如墨,垂钓也许纯粹出于乐趣,“钓翁之意不在鱼”吧。

“今天这些垂钓者,也许无意间会发现南淝河里少了‘淡水墨鱼’这一物种了吧。”有人戏谑。可不是嘛,以往南淝河水质差的时候,其间生活的鱼,岂不就是“墨鱼”嘛。

继续往南,突然发现水面上浮着大群的白色鸥鸟。此处有一条东西向汇入南淝河的叫不出名的支流,水流汇合处,水波激荡,氧气充沛,特别容易吸引鱼类。鸥鸟聚集于此,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吧。

然而继续往南,不时还能发现这样的鸥鸟群。再往右看,不时可见大群的灰色鸟在芦苇摇曳的湿地上翩然翻飞。左右间一静一动,一低一高,构成了强烈的立体反差,让人想起苏轼的“左牵黄,右擎苍”。

白色鸥鸟群的周边,全是南淝河水面,一如“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之美。而不知名的大群灰鸟盘旋处下方,却是芦苇掩映的马头墙样式的村庄。如果一起抓拍下来,该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美好图景了。

南淝河水面上,不时可见货船由南向北行驶。半路见到的又一座大桥上,动车不停往返,那是繁忙客运的合福高铁。一水一陆,上下之间,再次构成了别样的立体景观。

“小岛!”突然又有人惊呼。是呀,以前哪知道南淝河中央还有长江小孤山一样的小岛呢?“要是在小岛上建个亭子,就更美啦!”人们畅想。

从大堤边先后出现的“新民防汛值班点”和“撮镇 施口”等交通指示牌上判断,我们行走的路线,已先后穿越大圩镇新民村、义城街道施口村境。此刻,暖暖的秋阳普照,就如“吹面不寒杨柳风”“春风吻上我的脸”般惬意。可仅仅两三个月前,这里的盛大水势还让人日夜揪心。今天毅行的这些人里,许多当时也都奋战在抗洪一线。奋斗本身就是一种幸福,而抚今追昔,更觉岁月静好多么来之不易。

都说熟悉处没有风景。然“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换个角度审视,熟悉处其实未必都熟悉。特别是“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生态环境改善后的南淝河两岸,即使同一视角观之,也当有“士别三日”之叹吧。不禁想起白居易《酬韩侍郎、张来博士雨后游曲源江见寄》诗句:“小园新种红樱树,闲绕花行便当游。何必更随鞍马队,冲泥蹋雨曲江头。”

又一座大桥赫然出现在前方,那是南淝河入巢湖处。10公里毅行终点在望,秋日滨湖湿地公园又当是另一番美景吧。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