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走进肥西 > 肥西文坛 > 派河文坛 > 文学

柿 景

李祖青

中国肥西门户网站发布日期:2020-11-16 10:18来源:肥西报 【字体:  

秋风扫落叶,叶子走了,柿子一览无余暴露在枝头。

梨子,桃子,杏子是春天里的三大名角。桃子,梨和杏子来时轰轰烈烈,去时悄然无声。深秋能独占鳌头,能见到的只有柿子。

柿子红了,红的自然。深秋的柿子养眼,无论是颜色还是外形,是一只只灯笼。采?还是留下来观赏?总让人左右为难,欲罢不能。

熟透了的柿子成了乡间一道美景,好看漂亮的柿子,连鸟儿也围着它转。

柿树不骄情,越老越结果,柿树属果树中的长寿者。桃树最易生虫,挂果期间,更是药物保命。梨树也如此,走完十几年青壮年时期,便会老态龙钟,风大风小随时都会给它带来骨折的风险。

柿子的奇异在于它的成熟期特漫长,跨越一年四季。青柿子味涩,涩到让你呲牙咧嘴。早摘的葡萄是酸的,不过柿子倒不象葡萄那样硬性,要想品尝未成熟的柿子,看你日常生活中对柿子的了解程度。对柿子稍作加工,即可能赶走你肚子里的馋虫。用开水加凉水,按一定配比浸泡,这是一种比较文雅的吃法。

另一种吃方法更简单,更接地气。将摘下来的柿子直接揣入泥田里,在泥田旁做上标记,不用担心不劳而获的食客抢你的劳动成果。从泥水里睡了一觉的柿子,味道与其自然成熟有很大的区别,味道各有所长。

人上一百,啥人不缺。有人爱吃青柿子,有人却专吃红柿子。一会儿硬一会儿软,是许多水果望尘莫及。

将柿子去皮,放在秋后的阳光下晾晒,待柿子脱去水份后,灯笼般的柿子变成了铜锣状圆饼,再放到阴暗处数日,柿子会集软、绵、甜于一身,这又是一种吃法。连满嘴无牙齿的老太太也能吃得津津有味,老太太吃柿子,捡软的捏,是柿子的奉献。

迎雪的花,是梅花。迎雪的果,是柿子!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