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走进肥西 > 肥西文坛 > 派河文坛 > 文学

闻蝉

张莉

中国肥西门户网站发布日期:2020-10-19 09:14来源:肥西报 【字体:  

文明创城,我们每个单位都有责任区域,每天早上7点至8点半要参加志愿服务,在路上捡垃圾,维持交通什么的。单位包的路段在一所学校附近,平时学生不上学,人不多,道路就会很安静,交通也比较规范,走个来回,该捡的垃圾也都清理干净了。我便常常打开手机,看学习强国,偶尔看到一首诗唐代诗人的《闻蝉》:绿槐阴里一声新,雾薄风轻力未匀。莫道闻时总惆怅,有愁人有不愁人。忽然就发现,似乎许久都没有听到蝉声了。今年的夏天,雨水当道,连蝉儿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小学课本里,记忆深刻的就有袁枚那首《所见》: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越,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蝉,是夏的乐章,更是装点了懵懂童年的快乐时光。小时候,住在部队大院,夏天的时候,孩子们最喜欢的就是夜晚时分去掏知了,我觉得这个“掏”字真是恰如其分。知了最早会生活在树周围的地面下,总会有一个小小的洞,藏在土里,它往往会在夜晚或是清晨时分,偷偷地从洞中爬出来,爬到树干上,再渐渐褪去外面的壳,长出翅膀,而白天的树干上,往往会留下一个近乎透明的壳,这就是“金蝉脱壳”。才会发出鸣叫。在没有爬出地面长出翅膀之前,蝉的营养物质极其丰富,而褪去的外壳,薄薄的一层学名叫蝉蜕,也是一剂良药。而对孩子们充满诱惑的,一是蝉蜕可以攒起来去换一些小玩意儿,二是把蝉炸了,成为缺衣少食年代难得的零食。所以在夏天的夜晚,晚饭过后,几个大大小小的伙伴便会拿上手电筒,相约去掏知了,树多,树下的知了洞也多。那个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只要看一眼,就知道哪个是知了洞,一掏一个准,百试不爽。知了洞的洞口总是很小,半遮半掩,轻轻地用手指一抠,便越来越大,里面的蝉便露出来了,抓蝉也是有一些讲究的,因为洞里的蝉长着两个大大的钳子,不小心手就会被钳到。哥哥他们的命中率就明显低多了,还会掏出蛤蟆或者一两条蛇。一个晚上,我们都能掏上满满一大瓶。蝉褪了壳,长出了翅膀,可以飞了,刚从壳里钻出来的知了,发出的声音正是“雾薄风轻力未匀”。有时候,也会趁着知了停在树上捉上两只,而用手指压着它们的肚子时,它们就会叫起来,小伙伴还会比赛看谁抓的蝉叫得响。有时候也会遇到哑巴知了,怎么按都叫不响,长大后学了知识才知道,蝉也是雌雄异体,会叫的是雄蝉,不会叫的是雌蝉。物质匮乏的年代,孩子们总是能找出许多的乐趣,让贫瘠的生活变得单纯而快乐。

回到老家,乡下奶奶家,夏天的夜晚,同样的快乐继续延续下来,只是老家的人总叫它知了猴,一直觉得是一个挺难听的名字。中学时代,流行一首台湾校园歌曲《童年》,里面唱到的知了也曾是我们夏日校园里的伙伴,总是在天气越热的时候蝉儿叫得越欢。于是记忆里便留下了当年肥西中学教室周围,那些年代很久的树上蝉的鸣唱,还有那难忘的炎炎夏日午后慵懒的课堂、期盼的放学和那一群相伴成长的伙伴。

长大后,也看过一些写蝉的诗,虞世南的《蝉》算是比较有名的了,垂穗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只是随着岁月的增长,童年、少年关于蝉的记忆逐渐模糊,偶尔给孩子讲妈妈小时候捉知了的故事,她会睁大眼睛露出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如今的孩子,也许只能从网络上、书本上知道这一切,而我们的幸运,在于物质虽然匮乏,但是却有了人生更多的体验,也收获了更多乐趣。

而今,童年不再,青春已逝,也让我们更加珍惜从今以后的每一个季节。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