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走进肥西 > 肥西文坛 > 派河文坛 > 文学

读书时,不妨做点延伸阅读

周 芳

中国肥西门户网站发布日期:2020-06-01 10:23来源:肥西报 【字体:  

我的案头有一撂中学全年级历史和语文课本,迎面墙上贴着一张世界地图——俨然一间中学生的书房模样,而我,却是不折不扣的老阿姨了。平时,闲坐书桌旁,抬眼,世界全貎皆收眼底,举手,历史风云历历在目。读起书来,内心也踏实许多。

上学时期,成绩平平,倒也没给老师添什么乱。但随后一路的颠簸,把学来的知识忘得差不多了。虽然对生活没多大影响,跟工作也没有直接关系,但日常中,总会有那么一两个时刻,要甄别某个朝代,要圈定某个地理位置。每每至此,我总是打着哈哈尴尬应对。

近些年,我又重拾文学书籍,阅读开始日常化。但是,越是读得多,越感觉知识的残缺梗在心间难受,“温故而知新”的念头便一次次地冒出,继而,陆续买来课本和地图,便于随时翻阅。

以前读小说时,虽然许多故事的切口很小,但人物背景往往是大的经济转型或世界战争。如果历史和地理知识欠缺,那么对人物的心理、情节的铺陈就难以理解,这会严重影响读书的质量。我在读阿富汗作家胡赛尼的三部曲《追风筝的人》、《灿烂千阳》及《群山回响》时有些费力,其间涉及到战争、流亡、移民、女性的等级地位等等。小说的情节非常吸引人,但人物生存环境的变迁,无法在我脑海中形成一个定位,要精读细读,就得要进一步了解阿富汗底层人民贫困动荡的历史原因,了解他们厌倦被压迫,被外敌侵扰,渴望自由与幸福的社会现状。书读到一半时,我干脆放一放,面对世界地图,查看所涉国家的地理位置。又查找资料,了解阿富汗在国际战争格局中的军事意义,以及阿富汗的君主制等等。再读时,自然是轻松许多。

我喜欢民国时期的作家,尤其是沈从文、汪曾祺等人,他们的文字是绕不开西南联大那段经历的,但我对西南联大掌握的知识点并不多。我再次将大师们的书籍放一放,开始延伸阅读。我先温习课本中抗日战争这段历史,然后在网上找些西南联大的资料,继而明白,西南联大对整个教育史做出的贡献,这所已经不存在的大学倡导的自由精神,铸就了特殊时期的一个奇迹。明白了这个背景,这对理解那个时期优秀人物的思想与学识自是一个捷径。同时,延伸阅读获取来的新的知识点,也会融会贯通到以后的阅读里。

书读得多了,有时也会动笔写一写,愚笨的我,书到用时方恨少,甚至对上学时学的古诗词也记不周全,这时,我就随手把语文课本翻一翻。上学时譬如柳永的《雨霖铃》、李清照的《声声慢》等诗词是必背课文,那时似懂非懂、强读强记的痛苦心境仍记得清楚。但现在,随着阅历的增加,理解能力的提升,再读时,百感交集,兴致上来甚至会大声朗读一番。

平时工作较忙,读书的时间很有限。但每晚睡前,我总会在书桌前坐一会,在文字的海洋里徜徉片刻。虽然,延伸阅读让我读书的进度很慢,但感觉唯有如此,才能读透一本书,才能更好地吸收里面的营养。延伸阅读——我喜欢的读书方式!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