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走进肥西 > 肥西文坛 > 派河文坛 > 文学

不曾远离

许皖祥

中国肥西门户网站发布日期:2020-06-01 10:22来源:肥西报 【字体:  

法国哲学家帕斯卡说过,人只不过是自然界一根脆弱的芦苇,但他是一根有思想的芦苇。今年以来我身边故去的两位师长和一位好兄弟,似乎在冥冥之中印证了这句话的深刻内涵。

怎么也没想到,我读高一时的语文老师邱家全,竟然是以意外坠楼身亡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的。

邱老师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就带我们语文,个子不高,性格温和,说话轻声细语,我印象中几乎从没见他对学生发过火。因为不太喜欢理化,所以我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作文和周记,而邱老师对我的每一篇作文和周记,都是细心批阅,用他的不吝溢美之词和不厌其烦态度,包容我、鼓励我,尽管上高二后因为分班邱老师不再教我,但那一年的温暖一直在心里萦绕,让我在至黑至暗的时候也不至于沉沦。后来工作了,和邱老师联系不多,但是每次见面,老师总是温和如故,问你的工作、问你的家庭,如同兄长一样。2017年,高中毕业30年同学聚会,再见老师,一如既往地亲切,向邱老师敬酒时,我们感慨地说,老先生呀,你看我们都已经两鬓染霜,可你却还是一点不见老,老先生开心的笑了。孰料,三年后春天里一个寻常的下午,一点不见老的老师居然在阳台收衣服时,意外从四楼坠下,据说老先生外表没有一点伤痕,连眼镜都完好无损,唉,要怪就怪那一阵突如其来的风吧。

和邱老师相似,黄松泉老先生也一向褒奖和扶掖后进。

黄老在政府部门任职多年,作为官员的他,为人正直,博学多才,是一位难得的学者型领导,但是我真正和黄老交往密切一些,是在他退休之后,因为黄老的夫人张老师曾经是我的英语老师,所以我也尊称黄老“老先生”。一次,老先生受人之托为一位企业家写一个人物小传,先生找到了我,见我有点忐忑,老先生便坐下来耐心地帮我理清思路敲定了写作提纲,后来文章发表,但是那个企业家却未及时付润笔费用,老先生很生气,打电话向我致歉,说如果老板不给的话他自己就来给,其实我心里明白,老先生是想借此提升我的写作能力,那是一种用心良苦的关爱啊,钱给不给其实真的无所谓。

老先生为人真诚,还有一件小事也能反映出来。一个在美国定居的同学给张老师拜年,老先生安排在饭店小酌喊我作陪,相见甚欢,席间其乐融融,后来我悄悄到吧台结了账,结果老先生很生气,拉了半天,最后以命令的口气非让我把剩下的两瓶酒带回去才算了结。

当我从微信朋友圈得知黄老病逝的消息时,已是三天后了,只能遥寄一瓣心香愿黄老先生天堂安息。

如果说黄松泉老先生的仙逝,还不太令人意外的话,和我同龄的汪才泉的突然病逝则令我无比震惊和伤感。

同在肥西媒体工作过,他在广播电视台,我在报社,联系比较密切。才泉人如其名,才如泉涌,做新闻写诗歌都很拿手,关键是人也高大帅气,女性粉丝特别多,所以我经常羡慕又有些嫉妒。

才泉有两大爱好,其一是朗诵诗歌,而且基本上都是在酒酣耳热之际,彼时,微醺的才泉捋一下飘逸的头发,声情并茂、字正腔圆将一首诗演绎到令你热血沸腾,待大家情绪达到高潮时,“搞干”,才泉率先一饮而尽。其二是唱歌,才泉的嗓音高亢富有穿透力,阎维文的《母亲》是他在KTV的保留曲目,每一回聆听,我都被才泉唱到眼眶泛红。

才泉后来到市里发展去了,见面渐少,但是在微信里还经常问候,只知道他因为身体原因戒酒了,不知道竟然就此长别离,他的微信朋友圈定格在了2020年3月24日,其后不久病逝。

“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这个春天里,有太多的事让我们刻骨铭心,太多的人让我们永远怀念——无论是给我传道授业解惑的邱老师,如父亲般引领鞭策我的黄松泉老先生,还是如兄弟一样的汪才泉,我感觉他们都从不曾真正远离,一如这肥西大地上五月的阳光,一直会陪伴着你、温暖着你、丰盈着你。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