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走进肥西 > 肥西文坛 > 旅游文集

肥西揽胜之刘铭传故居

中国肥西门户网站发布日期:2014-04-10 14:46来源:肥西县人民政府 【字体:  

    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来到一代淮军名将、首任台湾巡抚,被誉为“台湾近代之父”的刘铭传故居——刘老圩参观游览!我们刘老圩位于肥西县大潜山西北麓约2公里处,三面环山,坐西朝东,占地一百多亩,系大潜山下金水河谷地挖壕填土而建。来到刘老圩我们就先一起来了解一下刘铭传其人。

    刘铭传,道光十六年也就是公元1836年生于安徽合肥西乡大潜山下之蟠龙墩,祖上世代以农为业,在兄弟中最小,排行老六。刘铭传幼年曾染天花,脸上留有“陷斑”,同乡人叫他“六麻子”或“幺麻子”。他的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父亲刘惠人称“刘老好”。刘铭传的性格里却似乎没有多少父母的基因。据说他二目如电,说话嗓门很大,同年龄的伙伴都怕他。后来上了私塾,他也没有像父母期望的那样好好读书,而是喜欢自己身为一方“主帅”,带领一群小伙伴玩开仗的游戏。他不屑以农耕为业,更不想通过科举荣身,对“四书”、“五经”没有兴趣,而喜欢研读兵书、战阵、五行杂书。他心有大志,不屑农事,颇有些象当年的刘邦。据说他年轻时曾登上附近的大潜山,仰天感叹:"大丈夫当生有爵,死有谥!"

    刘铭传11岁那年,父亲去世,不久两个哥哥也相继去世。这样,老母亲更难以约束刘铭传,他偷偷参加了贩卖私盐的团伙,后来索性干起打家劫舍的勾当。有一次,当地一个地霸大声呵斥刘家人供给不及时,然后扬长而去。刘铭传听说后非常生气,对他的几位兄长说:“大丈夫当自立,安能耐此辱哉?”说罢就徒手追赶地霸,追上后拦在马前,要求与他决战。地霸听后狂笑道:“你这小孩子敢跟我过不去?我给你一把刀,你有本事把我杀死,你就是好汉!”刘铭传听后大喜,从地霸手里接过刀,猝不及防地将他杀死,然后骑上地霸的马,按住马头,大声叫道:“这个地霸侮辱乡亲,我杀了他,愿意听从我的,我们一起保卫乡里。”围观的几百名穷苦青年当即表示愿意听他的号令。而刘母周氏据说“吓破了胆”,惊吓而亡。后来刘铭传显贵时,每逢母亲生日和忌日都“涕泣悲怨不已”。

    后来太平军的势力越来越大,清政府所依赖的八旗兵和绿营兵战斗力很差,于是寄希望于各地组织的“团练”。刘铭传这几百人的队伍很自然成为当地办团练者拉拢的对象。而刘铭传此时也急于寻找日后的出路。两下里一拍即合,刘铭传遂成为本乡团练的小头目。

    1862年,在镇压太平天国革命运动中又出现了一支地主武装,这就是李鸿章的淮军。淮军是曾国藩的湘军扩张的产物。随着淮军的日益强盛,其创建者和统领李鸿章的政治权力越来越膨胀,淮军由地主军事武装组织逐渐演变为左右时局的政治集团,不仅担负着当时军事和国防的重任,而且影响到政治、外交、文化、经济等诸多方面。李鸿章和他的淮军支撑了晚清四十年的局面,维系着清政府的命运。

    而也就在此时,刘铭传率所部加入李鸿章的淮军,这支队伍号称“铭字营”。与淮军中的其他队伍一样,“铭字营”也是依靠宗族关系组织起来的,在这支队伍中,刘铭传职位最高,辈分也最高,这种既是长官又是长辈的关系,使他更容易驱使部下。在参与镇压太平军的战争中,刘铭传受到李鸿章重用,迁升很快,由千总、都司,很快提升为总兵,29岁就擢升为直隶提督,成为淮军名将。他的“铭字营”此时也成为“铭军”,分左中右三军18个营。随后他又参加了剿灭捻军和以督办陕西军务的名义协助左宗棠镇压陕西回民起义的战争,之后他告病回乡休养,而刘老圩也就是他回乡后择地而建的。

    刘铭传在赋闲期间,留心洋务,结识了许多当时的进步知识分子,也使自己眼界大开。光绪十年(1884)七月,法国远东舰队司令孤拔奉命率领舰队开往中国福建、台湾一带海域进行侵略活动。法国的行动计划是攻占基隆煤矿,夺取台北,进而吞并全台。台湾告急。清政府在危难之际又想起了刘铭传,急令他以巡抚衔奔赴台湾督办军务。在刘铭传的领导下,台湾军民同仇敌忾,终于在光绪十一年(1885)五、六月间挫败法军占领台湾的阴谋,保卫了祖国宝岛台湾。刘铭传成为晚清第一个挫败侵略者使民族自尊得到张扬的民族英雄,也是继郑成功之后第二个为保卫祖国神圣领土台湾而英勇抗击外国侵略的杰出爱国将领。击退法军之后,刘铭传又上书朝廷,请求免去自己福建巡抚的职务,以使自己可以专心治理台湾。刘铭传于光绪十年到台,光绪十一年台湾正式建省,他成为台湾第一任巡抚。

    在他任职巡抚的六年(1885-1890)中,对台湾的国防、行政、财政、生产、交通、教育,进行了广泛而大胆的改革,全面推进台湾的近代化进程,使台湾的面貌焕然一新。这次自强新政是清朝统治台湾200年中最重要、也是最后的一次改革。他在台湾创新的一切新政,奠定了台湾近代化的基础。台湾学者称刘铭传为“理台政治家第一人,其功业足与台湾垂不朽矣”!所以有学者称他为台湾洋务运动之父和台湾近代化之父。

    了解了刘铭传,我们继续来看刘老圩。

    由于1950年部队进驻刘老圩后,对圩内大部分建筑进行了改建或新建,改建房屋30余幢,保存原有建筑三幢(17间),在原基础上整修旧房三幢(12间),整个故居自然环境依旧。而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是按照原貌修复后的刘老圩。

    刘老圩圩基平面呈南北长东西略短的矩形,圩内南部为生活居住区,北部为大堰,堰中有大、小两座小岛;圩四周有道宽约10-15米的护圩壕沟。原深濠内侧砌有石围墙,围墙转角处筑有碉堡、炮台,外濠内东南、东北各有一座大吊桥,两吊桥处均有两层门楼各七间;进门楼后是内濠,又有三座吊桥、三座门楼。北面大水堰中有一大一小两个小岛,大的面积约90平方米,岛上建有读书房;小岛面积60平方米,上面为弹药库,与之相对的是子药房,夹于两围墙之间。

    圩内有房屋300多间,建筑正大厅为三进,每进十三间,头进与二进天井院内是回廊包厢,第三进为两层堂楼;建筑均为排山排柱,雕梁画栋,堂楼后部有盘亭(存放虢季子白盘)、花园、藏书楼等。现在我们来到的是正厅,面对的就是连接外壕的月牙塘,月牙塘为两角尖内弦为长方形的荷花池,池中有长方形花圃,四周雕刻石栏杆,两边有石桥相连。正厅西南是西洋楼,三间两层,为藏书楼。正厅北面为钢叉楼,五间两层,此楼有“压邪镇圩”之意。

    钢叉楼后建有“盘亭”,造工精细,装饰典雅,四周环水,石桥相通,亭内存放西周时期的著名青铜器------虢季子白盘。说到这个虢季子白盘啊,它是怎么到刘铭传的手里的呢,这里还有一段小故事。

    同治三年(1864)四月,刘铭传率部占领常州后,住在原太平军将领陈坤书的护王府。一天夜里,刘铭传听到院子里有金属撞击之声,急呼亲兵到院中搜查,结果发现是马笼头上的铁环撞击马槽发出的声音。他命亲兵将马槽移开并刷洗干净,这才发现原来是一个铜盘,上面还有蝌蚪形的文字。后经人鉴定,这个铜盘叫“虢季子白盘”,是西周时期的宝物。刘铭传自然十分高兴,告诉家人妥善保管。

    后来刘铭传回乡养病,各地名士纷纷慕名参观此盘,刘铭传也很是得意。

    据说这个消息被光绪帝的老师翁同龢知道了,这位酷爱古文物的老夫子赶紧派人游说刘铭传,说是愿以重金购买,结果被刘铭传一口回绝。后来,翁同龢又派人向刘铭传表示双方结好之意。刘铭传知道醉翁之意不在酒,还是谢绝了这种好意。这下彻底惹恼了翁同龢,也为刘铭传以后的官场生活埋下了祸根。也大概因此刘铭传原拟休养3个月,而实际却在家赋闲13年。

    现在大家来到的这九间屋,为刘铭传待客会友之处。

    除了这些,故居内还建有稻米加工房、马号等建筑,错落有致;圩内还栽植许多名贵花木,其中的广玉兰传说为慈禧太后所赐。

    圩外东北角还有华祖庙一座,庙内有华祖塑像,刘铭传白战马塑像,不远处有马塔;东南三百米处有办团练时旱庄房屋数十间,旱庄东面建有刘氏私祠,有刘铭传母墓。

    其实不仅是刘铭传,其他比较著名的淮军将领们在功成名就之后,也纷纷回到家乡合肥市肥西县紫蓬山下,跑马圈地,大兴土木,建造私家庄园——圩子。每个圩子占地30亩至100亩不等,圩子内有私人武装、佣人和佃户。据史料记载,当时淮军将领们共在此修建了100多个大大小小的圩子,著名的还有张树声兄弟的张老圩,周盛波故居-----周老圩形成了中国规模最大、最集中的圩堡群。如果您有兴趣可以一一探访! 

    好了,访古的行程到这里就要告一段落了,希望您此行有所收获,也欢迎您有时间再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