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走进肥西 > 肥西文坛 > 旅游文集

舒王墩汉墓

□ 刘大安

中国肥西门户网站发布日期:2017-03-27 10:47来源:肥西县人民政府 【字体:  

  舒王墩汉墓是肥西县境内的一个较大的古墓葬,坐落于花岗镇舒安街道的 206国道边,这里原来还是原四合乡政府的驻地。

  舒王墩汉墓看上去就是个很普通的大土墩子,据地方志记载,舒王墩为西汉高祖刘邦长兄刘伯之子刘信之墓,高祖七年封刘信为羹颉侯,因其封地在肥西和舒城之间,所以刘信之墓被命名为“舒王墩”。舒王墩汉墓的外形呈馒头状,高近 40米,直径约70米。不过当我第一次见到舒王墩的时候,它早已没有这般高大了。

  知道舒王墩汉墓的人都会对墓主人刘信被封为羹颉侯很感兴趣的。原来,年轻时的刘三游手好闲,到处蹭吃蹭喝,经常与一些狐朋狗友喝酒、赌博、吹牛,估计是隔三差五就去大哥大嫂家叨扰吧,哥嫂又因家藏有限,于是大嫂在小叔子刘三又一次带着几个酒肉朋友走进家门时,便忍不住拿起锅铲,狠狠地敲锅嚷道:光了!光了!这敲锅声弄得刘三一下子红了脸,认为大嫂此举让他很难堪,从此便留下了击釜之怨。如今想来,此事也只能怨大嫂头发长见识短了,她做梦也没想到小叔子是一支潜力股——这个昔日的无赖刘三竟然于公元前202年在山东登基称帝,他就是汉朝的开国皇帝汉高祖刘邦。刘邦登基后,大封兄弟子侄为王为侯,唯独就是不给大嫂的儿子刘信封侯进爵。大嫂见别人家都被封为了王侯,自己的儿子迟迟没有消息,便跑到太上皇刘瑞那里去争吵:“信是你的长孙,是皇上的亲侄子,连亲侄都不封王侯,天下有这个理吗?”太上皇刘瑞于是便跑到刘邦那里问其原因,仍不忘击釜之辱的刘邦生气地说:“大嫂这个人寡情寡义……”刘瑞调解道:“你大嫂守寡多年,带着孩子过日子,挺不容易的,看在你死去的大哥的面上,不封王,也要封侯啊。”太上皇亲自说情,刘邦自然要照办,但在下旨时,却封了一个刻薄名字“羹颉侯”(“羹颉”意为“羹尽”)。刘信虽然被叔父刘邦恶搞了一把,可是羹颉侯毕竟也是王侯呀,刘信死后光是堆土建墓墩就挖出了9口水塘,这便是距离舒王墩一里开外的“九连塘”的来历,连葬礼都如此隆重,应该不难想象羹颉侯刘信生前是多么的荣华富贵了。

  早些年,舒王墩上覆盖着郁郁葱葱的树木,白日里是孩子们的乐园,夏天的晚上则是大人们纳凉聊天的最佳场所,只是到后来谁想砍伐就砍伐,也没人制止,渐渐地舒王墩上就是杂草丛生,再后来竟然有附近的村民在上面开荒种地了。那个建在墩脚的土窑,就地取土烧了多年的砖瓦,还有周边的人家建房填房基或是修路填路基需用土方,也是想挖挖……

  随着取土量的日益增加,以及水土流失,舒王墩这个大“馒头”在一天天萎缩变小。2000年9月,文物部门开始对舒王墩进行抢救性发掘,可惜的是此墓在历史上历经多次盗掘,墓葬现场就发现有四五处大的盗洞,每个盗洞都是从上面一直挖下来,直径都有2米左右。有一处盗洞里竟有唐代的铁斧和灯具,显然是盗墓贼落下的。正因为多次被盗,舒王墩墓室上面的盖板已经全部被破坏了,墓室里堆积了大量泥土,四周的墓壁木头也都遭受严重破坏。可喜的是经过抢救性发掘仍然出土了大批文物,仅陶冥币一种就有 300 多枚,出土的棺椁长达8.2米,实属罕见,大墓还出土了玛瑙器、铜器、陶瓷器、漆器等珍贵文物以及壶、五连罐等器物 70 多件 ……

  舒王墩汉墓的价值在于其型少见,规模较大,陪葬品独特,是一处值得保护和开发的文物景点。于是在肥西县委、县政府的重视下,经过一年多时间的紧张修建,舒王墩汉墓园区一期工程——舒王墩汉墓博物馆于 2010 年 5 月竣工,现已对外开放。在原址上修建的舒王墩汉墓博物馆立面呈倒漏斗形,地下两层,地上三层。高大的舒王墓室展馆总体分两部分,即前厅和后室,由巨大的坡道相连。前厅 10 多米高,构图方正,古朴典雅,有汉代遗风,后室为墓室,外面被封土所覆盖,顶部为高近 50 米的金字塔形天窗,用于通风和采光。

  舒王墩汉墓的开发利用,不仅保护了一处不可多得的文物遗产,也增添了一处难得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同时又为合肥西部旅游圈增添了一处亮丽的景点。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