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走进肥西 > 肥西名人

台湾现代化的先驱——刘铭传

中国肥西门户网站发布日期:2018-02-12 16:53来源:肥西县人民政府 【字体:  

刘铭传,字省三,号大潜山人,1836年9月7日(清道光十六年七月二十七日)生,井王乡刘老圩人。

1862年(同治元年),李鸿章募淮军援江苏,铭传率练勇至上海,号“铭字营”,在南汇招降太平军吴建瀛、刘玉林等众4000人,与太平军在上海外围屡战,升副将。次年进攻苏南常熟、江阴、无锡等地,以提督记名。加头品顶戴。1864年春,攻陷常州。获“虢季子白盘”(西周三大青铜器之一)。

1865年(同治四年),随曾国藩镇压捻军,升直隶提督。

1884年(光绪十年),中法战争爆发,法军首先侵略越南北方,又派海军中将孤拔率领远东舰队侵入中国东南沿海,企图侵占台湾为质,迫使清政府屈服。4月,清廷急召刘铭传进京,授以巡抚衔督办台湾军务。刘铭传上《海防十策》奏折,被采纳,遂赴台抗法。

1884年(光绪十年)8月初,法舰4艘在副司令利士比率领下进攻基隆,刘铭传指挥守军开炮还击。不久,炮台被法舰猛烈炮火击毁。刘铭传将守军转移至后山,待法军登陆后,指挥守军分路出击,击毙法军官3人,擒斩1人,打死打伤法兵百余人,缴枪数十杆,帐篷10余架。残敌逃奔回舰。中国军队首战告捷,军威大振。

法舰转攻福建马尾港,中国南洋舰队覆没。10月初,法舰分两路猛攻台湾基隆和淡水。刘铭传在基隆与敌激战,接到淡水守军告急。刘铭传将基隆守军撤至后山严守,并将基隆煤矿设备拆卸转移,然后亲率主力驰援淡水。10月8日,敌舰8艘猛轰淡水炮台。炮台在猛烈还击后多被击毁。由于河口事先被守军以巨石堵死,法舰不能深入,遂派陆战队千余人上岸,分路进攻。刘铭传指挥守军埋伏,待敌军接近,突然分5路杀出,毙伤法兵300多人,法军大败逃回。法舰开炮掩护,反自击沉小轮1艘,70多人落水。中国军队取得大胜。法舰封锁台湾海峡。法军司令孤拔亲到越南战场调兵千余名来台增援,接着以数千名法军分头猛攻基隆河及后山一线守军阵地。刘铭传指挥守军与敌展开激烈的阵地战。聂士成等率援军2000多名从台东登陆,翻山越岭赶到基隆前线,投入战斗,稳住了阵地。至1885年(光绪十一年)3月,法军死伤近千人。而始终局限于基隆一隅之地,陷于进退维谷的困境。孤拔派舰攻占孤悬海中的澎湖列岛。3月下旬,法军在镇南关、谅山大败,中法停战,不久法军退出台湾。刘铭传领导的10个月抗法保台战斗,取得最后胜利。

1885年(光绪十一年)10月,台湾建省,刘铭传任台湾巡抚。他首先推行“办防、清赋、抚番”几项“急务”。定购新式大炮31尊,于基隆、淡水、澎湖、台南等地兴筑钢铁水泥炮台;整顿军队,汰弱留强,将台军统编为35营,实行新式操练;在台北设军械机器局,聘请工程师,自制武器弹药及民用机械;台湾防卫日益巩固。在两年内,清查地主瞒报田产及洋商漏税,使台湾财政收入从每年数十万两白银增至300万两。刘铭传制定“示威怀德、一视同仁”的民族政策,大力“开山抚番”。招抚“番民”880余社,15万余人,实行全台政令的统一。

他又狠抓教育,在“抚番”时于大   抚垦总局及数十个分局设“番学堂”,推行对少数民族的文化教育;1887年(光绪十三年),在台北大稻埕办“西学堂”,除汉文外,还聘请外国教员,讲授外语、数学、理化、测绘、历史、地理等课程。1890年(光绪十六年),又设立“电报学堂”,专习电讯技术;旧有的私塾和府学、县学也促进办好。刘铭传亲任学政,主持考试,选拔人才。

刘铭传努力开发台湾,进行经济建设。他派军队修筑集集到水尾的横贯中央山脉公路,长182公里,使东西海岸连成一片;还修建台东苏澳到花莲等入山公路数条;改善了山区交通;1886年设“轮船招商局”于新加坡,先后购轮船8艘,航行于台湾、大陆及东南亚各地;又购挖泥船疏浚旗后、安平等港,海上交通日趋发达。又设立“全台铁路商务总局”,兴建基隆经台北到台南的铁路。1887年(光绪十三年)设“电报局”,敷设台北至福州海底电缆117里和安平至澎湖支线53里;架设基隆、台北到台南陆上电报线1200余里。1889年在台北创办邮政局,在全台设分局,兼办官民通信业务,并购邮轮两艘运送大陆与海外邮件,通讯联络大为迅捷。刘铭传设立煤务局,整顿基隆旧矿,投资银40万两,购买新式机器开采,并拟筹资另开新井。后垅、苗栗发现石油,设立煤油局开采。还设立脑磺总局,用新法开采熬制台湾特产樟脑、硫磺,年获利银3万余两。庶糖和茶叶是台湾大宗出口商品,向为英商垄断,刘铭传积极组织本国商社与之对抗,购进新式机器制糖制茶,自备船只销往日本等地,夺回中国权利。出于经济开发的需要,刘铭传还拔银建设台北新城,兴筑了“建昌”、“千秋”两街。他重视发展农业,开垦荒地,大米等农产品外销量不断增加;还曾聘请德国工程师勘察设计,拟修建多座山区水库,后因去职未能实现。

1889年(光绪十五年),刘铭传在坚持中国主权的情况下,与英商草签《承包基隆煤矿章程》,期限为20年,清廷以“二十年后恐别生枝节”驳斥不准。1890年(光绪十六年),因光绪皇帝寿辰,加刘铭传兵部尚书衔。不久。命帮办海军事务。10月,刘铭传草签协议,将基隆矿交本国商人承办。议定“由商经营。官不过问”。上奏后,清廷以“动辄议立章程”罪名,给刘铭传“革职留任”处分。刘铭传因此称病辞职,于1891年(光绪十七年)5月离开台湾,返回故乡。他到麻埠九官山(今金寨县境)建一别墅,名刘大圩,常住此地。

1895年(光绪二十一年)中日甲午战争后,台湾割让日本。刘铭传悲愤至极,身心交病,卧床不起,于1896年1月12日病逝。清延谥“壮肃”,加太子太保衔。归葬肥西金桥吴家小院墙。刘铭传能文善诗。著有《刘壮肃公奏议》10卷,《大潜山房诗抄》1卷,《盘亭小录》1卷,另有遗诗数百首未及印行而散失。

刘铭传生4子。长子刘盛芬(1858-1894),字兰谷,曾主持修建刘老圩,官至直隶侯补道。次子刘盛芸(1865-1906),字翰香,举人,官至记名道,写有《刘铭传行状》一书。三子刘芾(1871-1921),字春圃,历任兵部,民政部朗中。四子刘盛芥(1875-1898),字沅湘,举人,官至分省补用道。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